路再远,公平正义必达!他们背着国徽去开庭,太燃了

冬季的吉林省汪清林区,零下十几度,大雪皑皑。这里的老百姓离法院驻守地比较远,为了便民和利民,背上国徽、踏雪进山审判,成了基层法官张祖祥的工作日常。

视频来源:中新视频

从延吉市出发,行程200多公里,到达金沟岭巡回审判点。稍作休息,承办法官张祖祥开始了工作,调解林地承包纠纷案件。原被告承包的红松果林地两区紧挨着,林地划分线本身弯弯曲曲、不规则,还有许多共有树,权属不清。一方认为,自己的松子被另一方摘采,合法权益受到了侵害,向法院起诉。

视频截图

这里的松子基本都被一家打了,另一家没法儿打了。二三十棵树的话,已经达到两三万的损失,没有打到的那一家感觉非常不公。树林中挂起国徽由于双方争执的红松果林界线在山上,越野车无法驶进去,张祖祥一行人只能下车爬山。山里人迹罕至,积雪无人清理,早已完全把山路覆盖住,一脚踩下去,白雪没过小腿的一半。经过艰难的行走,张祖祥一行人到了争议地。

张祖祥在几棵标记着红色横线的树木旁转了转,清点了一下,林班线(承包林边界)上的红松果树共有20多棵。“先把国徽挂上吧。”张祖祥四处张望,目光锁定了一株承受力看起来尚可的树木。

随后,张祖祥和同事又在两树间拉起印有“汪清林区基层法院巡回法庭”的横幅,搭建起一个简易而不失庄严的巡回审判点。张祖祥先拿出林相图,和双方确认了基本事实,然后聆听双方的想法,试图寻找到一个双方都满意的方法。

接近傍晚,两位当事人仍然没有达成共识。天色渐晚,张祖祥提出,回去调解室继续商量。

又经过1个多小时的调解,张祖祥终于为两人找到了和解的方法。

原被告双方对于班线上的树怎么分,达成了初步意见。林班线上的红松树,每棵树分好号,单数归原告、双数归被告。类似这样的工作,对张祖祥来说,是再普通不过的。

他们背的不仅是国徽更是国家的脊梁!

在这片大地上

这样的他们

还有很多

这一路他们翻过山,涉过水溜过索,趟过河

还历经过风霜雨雪

唯有国徽依旧闪闪发亮!

溜索过河

胸前的国徽沉甸甸的

吴辉 摄

2015年6月9日,地处三峡腹地的奉节县第三人民法庭驻地长江南岸的兴隆镇,辖区山大坡陡、谷深路遥,长期在大山深处办案的5名法庭干警,坚持送法下乡、巡回审判,常年淌河越岭为山村群众提供司法服务,从海拔200余米的沟谷到1900多米的大山之巅,踏遍他们的足迹。

一起翻山越岭 道路不再险峻

图片来源:华西都市报2018年11月,四川内江市威远观英滩镇北坪村大山里的一村民起诉离婚。威远县人民法院连界法庭庭长尹华荣入村了解情况,在得知当事人行动不便且身体不适后,尹华荣决定和同事一起将巡回法庭带到北坪村的当事人家门口。

过索桥,躲落石

新华社记者 江文耀 摄

云南怒江,交通不便。2019年年初,法官邓兴背着国徽,穿行于高山与峡谷间,过索桥,躲落石,走到村民家中或田间地头开庭判案,在家长里短的琐事中维护公平和正义。遭遇泥石流塌方、穿越雨林、溜索渡江是巡回审判中的家常便饭。他们身背国徽,冒着生命危险穿行在湍急的独龙江上,只因祖国尊严需要守护!

挂上马背进藏区

图片来源:光明网

四川省甘孜州康定县人民法院有个马背法庭。该法庭管辖着折多山以西的九乡一镇,每年冰冻期长达5个多月,山川纵横,地广人稀,最远的乡距离法庭近300公里,许多地方不通公路,送达、执行都异常困难。法官们每次从县城来到这里办案,都要翻越海拔4298米的折多山。

这些人是巡回法庭工作者

基层法庭工作人员

为公平正义

背上国徽

走进基层

他们默默无闻

肩上却扛着沉甸甸的使命

点赞!致敬!

来源:中国新闻网(cns2012)综合中新视频、新华社、光明网、人民法院报、华西都市报、南方都市报、新浪微博等。

责编:秦雅楠